网站首页 >> 理论鉴赏 >> 文章内容

熊岱平:心摹笔达 一窥丹青韵

[日期:2014-04-28]   来源:书画市场网  作者:书画市场网   阅读:0[字体: ]

  熊岱平:心摹笔达 一窥丹青韵

            文/赵诣超 

 

【导语】
    “江馆清秋,晨起看竹,烟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胸中勃勃遂有画意。其实胸中之竹,并不是眼中之竹也。因而磨墨展纸,落笔倏作变相,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也”。  ------郑板桥《题画行》

 

【正文】
    熊老师在部队里度过十六载的光阴,国画的修行之路也正源于此。自打他习国画起,便成为了国画的忠实拥簇者。传统国画拥有更丰富的手法,也传载了更深厚的文化内涵。水彩画,或许可以直接通过技法去解决问题,但国画则蕴含更多精神实质,如与诗词歌赋的相互交融,对自然界的充分感受和高度提炼、生活阅历的锤炼洗礼以及对对国画传统流派的精心梳理等。其中,生活阅历不仅是指平日里自然生成的经历积累,更需要习画者从前人精典的国画里去提取。要广博,多涉猎欣赏佳作,结交志同道合之友,而不单单学习书本,这样可以避免无意识地被一家流派的主观意识影响地过深。

    国画有千年历史,古人留下的精髓如宝藏般等待后人的深入挖掘。只研一家的做法不为熊老师所推崇,他强调提炼归纳古人的精华,才能寻找到合适自己表达的语言。王蒙的繁密、吴镇的简练、八大山人的放达、石涛的多变、董其昌的禅韵。。。。。,无一不堪称传世经典。熊老师认为,如今能画出精彩作品的不乏其人,但能创造出经典的却是罕有。他追求经典,因为好的作品不仅要给现代人去评判,而更要经得起后人的推敲。

熊老师笔下的山水雄伟壮丽,气韵清逸,意境空灵清旷。但他坦言现在自己还没有一种全面的特定的个人风貌,依旧处于摸索阶段,但这反而是一件好事,不会被固有模式禁锢。而自己的画并无既定的风格界定,无法通过某一种特定的标准定性。风格,更侧重于画家自身的气质和感觉,而外界赐予的风格定位,是旁人约定俗成的。所谓风格,有时似光环般耀眼夺目,有时更像是一种不容易摘掉的枷锁和束缚,限制了画家创作出更多延伸的可能性。

    国画不追求写实,习其形是为了得其韵,写实的描绘很容易,但能将事物的神韵参透并选用适宜的语言手段表现完整,则颇为不易。黄山难画,难在于它太美,使得画面很难充分传达它自身的神采。依傍前人经验来说,捕捉山色还需要挑时段,如晨起、雨后、雪后以及夕照之时。而单单在大自然地汲取灵感还远远不够,丰富的思想感情仍然需要娴熟的技巧来传达。下笔时,要做到胸有成竹。熊老师对技巧的要求很苛刻,他着力于使自己的作品里透出不一样的气韵和神采。对古人的作品临摹,在他看来也是一种写生,是运用自己的方法再现古人精气神的躯壳,但作品里临摹者自己的特色亦是呼之欲出的。

    书画同源,它们是“其具两端,其功一体”的。熊老师在绘画之余,也写字,他称这为“双修”。以书法的笔法气韵滋养国画,并以画画的笔墨意趣丰满书法。书法里的下笔技法没有国画的多,但书法里的中锋为上的一些基本规范仍能为画画所用。书法通画的作品里,书有画意,画有书味,二者浑然一体,妙不可言。

正如书画可以双修,“传统”和“现代”在熊老师看来也是可以双行的。他敬畏传统艺术,觉得年轻人应该多学习中国传统文化。他说,中国画与西方油画地产生根源不同,所以两者的本质就不同。油画为视觉艺术,更多地强调科学合理性地创作,如用色的精准、画面比例的合理性等,可以通过一套固定的方法去鉴定油画的好坏,而中国画是一个精神产物,无法用套路去速成,其间的精华需要时日的磨砺与萃取。很多国画集大成者都是到了高龄才达到一定的境界,熊老师说:“这个摸索的过程可能还需时日,但追求艺术的脚步总是无止境的。”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