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艺术名家 >> 名家论艺 >> 文章内容

管峻评论吴国平文章:快乐地书写

[日期:2013-11-03]   来源:书画市场网  作者:书画市场网   阅读:25[字体: ]

快乐地书写

 

  管峻

 

在纷纷攘攘的现代社会里,各种精神和物质取向形形色色,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人们都热衷于表现自我、张扬个性似乎是当今的主题词。在物质世界充盈、信息发达、尤其东西文化交融的今天,这种追求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也慢慢地习惯于这种状况。而在这种热闹的背景里有极少数人仍旧保持传统文士的风范,具有独立艺术品格和人格并在自己的事业上卓有成就者则反而呈现出了鲜明的个性。我的好朋友吴国平先生就是这样的人。

我与吴国平相识20余年,当时我们都是军人,我从南京艺术学院毕业分配到武警江苏省总队政治部宣传处工作,他则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作家班毕业分配到南京军区江西某部任职。尽管相隔甚远,只要他出差来南京我们总要欢聚一番。那时条件很艰苦,去不起饭店,我们就在宿舍里用电炉做饭炒菜,然兴致盎然,时常乐而忘返。我们谈人生、谈艺术,各有梦想风华正茂。

 过几年国平调南京军区政治部,先在中央电视台记者站,后在军区创作室及文工团工作,我们也就有了更多的交流和接触。其时,他除了在文学和影视制作上取得丰硕成果外,书法水平与日俱增,这与他投入更多的时间来学习有关,也得益于南京这块深厚文化土壤的滋养。国平不善交际,见解颇高,在南京城里我便成了他主要的共话者。

 我比国平兄小七岁,自感在书法界出道比他早,交往比他广泛,人脉比他熟悉。但在我的交往中,国平无疑是我最为佩服的艺术家之一。他出生于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江西鹰潭,自幼生长在道教圣地龙虎山如诗如画的仙境里,艺术气质油然而生。而立之年又北上京华求学,《高山下的花环》作者李存葆、诺贝尔文学奖得者莫言,以及当红作家阎连科、麦家等皆是其时的校友和同学。一个对文化极其渴望并有着优良艺术潜质的年轻人,在这样一个文化氛围浓厚的背景里一下子灵光四射沉潜着巨大艺术能量一发不可收。

他于文学上涉猎广泛,诗歌、散文、评论、报告文学均有专著。脍炙人口的南京市市歌《南京,我爱你》和在全军广为传唱的《响当当的连队呱呱叫的兵》的歌词便出自他的笔下,文本由他创作的大型舞剧《牡丹亭》则名扬世界,等等。国平研习书法多年,起初只是文学创作之余的消遣,写着写着,气象渐渐开阔起来,兴趣也不断地升格,书写的欲望和快乐陡增。他经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几天不出门,有一次我无意间读到了他写的快乐的黄金周》的短文,真切的感受并能理解到他书写获得的那份快乐。

学习书法就是这样,不需要轰轰烈烈的仪式和程序,它只需要你虔诚面对、静心的书写,把快乐寄于其中。

当然国平并不是无意识、无取舍的随心所写,而是经过精心的选择,再慢慢地合成再写进自己的思想,写出自己的感悟。他虽没有经过专门的科班训练,也没有显赫的师从关系,但他能以古为师,吸取当代优秀书家的经验,他的作品碑帖结合寓拙于巧寓动于静天真自然、清气弥散、烂漫成趣,自成一格

国平的书法,可能让人一下子难以读懂和接受,这与他的经历、选帖、个人的喜好有关,一如其人,不紧不慢不张不驰不温不火轻声慢语,可他的字写出了深度,就像一坛老酒或陈年普洱,必须慢慢品味,愈久愈香。我一直认为艺术是养出来的,它决不可以添加任何激素,它必须在慢慢的积累沉淀之后,才会放出奇异的光芒,这种光芒可能是艳丽的,也可能是羞涩的或温婉的。国平兄的书法是一种诗意的表达。因为在他的字里行间你会感到长的亘古的音符的节律,时而娓娓道来,时而放浪形骸,表面似乎很平静,实质内在波涛凶涌,这就是典型的艺术家气质,这种气质包涵着丰富的学养和多样性,因情起性。所以说国平的书法风貌多样,大小各具,巧拙并举,皆各有情趣,各有品质。他的字没有取媚弄姿之态,亦没有鼓躁强扭之势,一派天真自然气

国平学习书法多年取得这么高的成就,在部队又身居高,然他从不以书家的自居,不占书界任何头衔职位,不金钱名利左右,这在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十分难能可贵。那些所谓舞文弄墨,虚张声势者与之相比自当汗颜不已,在浮躁的当今艺术界,具有一个艺术家高尚的独立人格和艺术品格是多么地弥是珍贵?幸好我们还能看到国平兄等这样虔诚的艺术守望者在零星地点缀着当下这个充着各种不良气息的艺术圈。

不知不觉,国平已年方五十七,近期又有了第三代,在人生的壮年,收获艺术的同时又增添了几分天伦之乐,我想人生如此亦当足矣。在这样温馨而快乐的环境里,我们相信国平的艺术之路也必将更加坚实和宽广。

 

             2013年11月2日于秦淮河畔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