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艺术名家 >> 名家论艺 >> 文章内容

访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张友宪(转)

[日期:2013-06-14]   来源:书画市场网  作者:书画市场网   阅读:1[字体: ]

让发展的“钟摆”永动不息

——访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张友宪

  问:百年校庆后,学校将工作的重心进一步向内涵建设上倾斜,就美术学院的内涵建设而言,您最关注的是哪方面问题?

  张友宪(以下简称“张”):我最关注的应该是师资队伍建设问题,不只是因为它很重要,是整个学科的基础,也是因为美术学院目前的师资队伍面临着比较严峻的挑战。

  以中国画系为例:今年3月,我受邀参加全国高校山水画教学研讨会,会议临时要求大家介绍一下各自学校的山水画师资队伍结构,这让我很是为难。因为严格来讲,我们的山水画教师只有两名,而中国美院有十来位教师,中央美院更是出了一本厚厚的教师作品集。据悉,他们两校的生师比没我们多。这让我产生了很大的危机感,甚至有些“悲观”。我认为,“悲观”并非完全是一种消极的情绪,而是体现了一种对问题的重视和对未来的忧虑,看得远才会“悲观”。应该说,南艺的中国画在国内画坛还是有一定的话语权的,但是,与一些兄弟院校的快速发展之势相比,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日益严峻的,这种情况随着包括我在内的一些老教授相继退休,将变得越来越严重。

  问:从我们前期访谈情况来看,新老教师的断档是很多学院尤其是办学历史较长的学院普遍面临的问题,因此,加大年轻教师的培养力度也得到了大家的普遍关注,从美术学科的特点来看,您认为应该如何加强对美术专业年轻教师的培养?

  张:师资队伍建设面临着很多条件的制约,培养一个人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时间。我认为,年轻教师的成长不光需要“显绩”,也需要注重自身的内涵发展,“隐绩”更重要!具体来说,就是一方面画画的要努力参展、参赛,争取多获奖,搞研究的要多发论文,提高知名度。另一方面,还要注重提升自己的社会影响力。为什么很多人即便是得了全国美展的金奖、银奖、铜奖最终也没有成名成家,关键是学术影响力还不够,得不到专业圈子的认可,所谓影响力,认可度是建立在学术水准上的!这也是我和年轻教师在一起,经常提醒他们的事情。

  问:除了师资队伍建设外,学科建设也是内涵建设的重要内容。美术学院在学科建设方面有何举措?

  张:今年美术学院的学科建设面临着比较繁重的任务,学校的《党政工作要点》明确要把“美术学”学科申报国家一级学科重点学科作为一项重要工作,这对于学院乃至整个学校的发展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目前我们正在积极配合学校做好申报的准备工作,争取把“培育点”的帽子拿掉。

  学科建设第二个重点就是完善专业设置。不管是创作还是办学,刘海老“不息地变动”传承到我这儿,就是“钟摆理论”。一座钟的钟摆始终都在围绕一个中间轴心来回摆动,脱离这个轴心摆乱了不行,只停在这个轴心上不动叫停摆,关键是要通过围绕中间轴心的均匀摆动,实现动态的平衡,这样才能不停摆,永远向前走。作为一所百年老院,传统美术创作和教学是我们的“中间轴心”,是立院之本,对此我们必须要把握好“继承发扬”这四个字。但同时,我们也需要积极联系社会的发展趋势和现实需要,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引领社会的潮流。当前,当代艺术、实验艺术正代表着一个新的发展方向和潮流,我们也正在积极筹备开设“当代绘画”(暂定名)专业方向,尝试将美术发展的新理念、新元素融入到专业教学中去,与传统专业方向形成互动。立足传统、不断创新,只有这样南艺美术才能跟得上时代发展的节拍。

  第三是课程建设。目前美术学院已拥有三门国家精品课程,去年开始,教育部正式启动首批国家级精品资源共享课的推荐工作,美术学院的《中国画技法》和《中国美术史》两门课程顺利通过立项遴选,这对促进美术学院教育教学观念的转变,引领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改革创造了新机遇。推动课程建设关键还是要看人,尤其是年轻教师。我们的一些教师前段时间参加拍摄了学校的微课比赛,完成的一些作品让人眼前一亮,我们鼓励更多的教师参加这种类型的比赛,当然,比赛不是关键,关键是通过比赛发现、锻炼优秀的青年教师,帮助他们尽快成长。

  问:纯美术教育应该是一种“精英教育”,但在“艺考热”的背景下,缺乏专业兴趣和美术功底的“速成考生”大量涌入艺术院校,这对艺术教学尤其是纯美术教学造成了压力,您认为南艺的美术教学应该如何保证人才培养的质量?

  张:人才培养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各方面的协同共进。首先是要把好学生的进口关。我认为相较于统考,“艺术单招+文化高考”的招生方式更加符合美术教育的实际规律;其次是要营造艺术氛围浓厚的校园环境,对美术专业学生来说,环境的熏陶很重要;再次是有良好的硬件设施,过去美术学院的研究生数量全校最多,现在也在较多之列,加上本科生,已逼近了校领导下达的1300人的办学规模,但我们的教学空间和教学设施还不能完全跟得上需要。今年学生搞毕业创作,经常遇到创作大型作品是找不到合适的画室的情况,这些年,美院硬件已得到很大的改善,如果能把目前大院借用的美院C楼十来间房拿出来做研究生画室,我们的教学空间的压力就能得到缓解;最后我想谈的是人才培养观念的问题,现在很多学生创作的作品有着很重的“行货”的味道,学生把“好不好卖”作为评价作品最重要的标准,我认为这对他们以后的专业发展是很不利的。20多岁的学生,在专业上还很不成熟,通过快速的包装过早地推向市场,这是对他们专业发展的一种伤害。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来看,我认为,对年轻人的培养还是应该回归到提升他们的专业内涵上来,只有这样才能帮助他们找到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宣传部根据采访录音整理)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