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理论鉴赏 >> 书论画论 >> 文章内容

苍润斋画语---熊岱平画语琐记

[日期:2013-06-11]   来源:书画市场网  作者:书画市场网   阅读:5[字体: ]
苍润斋琐记:熊岱平画语
 
1、 究其画理:
  笔墨、构图、意境、炼形、修养、虚实、气韵、正见、画理等,画家能悟此,就拿到了进入中国画艺术殿堂的入场券,后认识之,拥有之就不是困难的事了。
 
2、传统是一坐大山:
 你离它越远它就越渺小,你靠它越近它就越高大。传统又好像是个“陷阱”,要想得到它好象很容易,因为它有太多的经典样式予你为用,但是你一旦进入了它的世界想摆脱却是难上加难,就如作茧自缚。
 
3、理论之累: 
   刚学画的时候对各种画理不是很明白,那时天马行空,想到哪画到哪,喜欢什么画什么,倒是有许多的率意之笔,很自由。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学习的积累,知道了太多的画理,自己的画也因此有了一些提高,但画到今天却又迷茫了,现在的展览唯创新为不二法则,而院校派唯水墨不画,市场又对青绿情有独钟,今天王大师说画山水要传统,明天李大师说传统不能再画了今天都什么年代了要现代,我有一次和谢少承老师在一起交流时他也说到刚来南京时许多的书画理论家、批评家对他的东西指指点点的说到:别看我写不过你,但是我懂得书法的好坏,你的东西好坏我一清二楚。你的画如果是秀气了他说你不够粗犷,你的画粗犷了他说你不够精细,难到你要一个女人理个平头要么长的像李宇春一样既是女人又长的像男人就好,说什么画要创新,传统都画了几千年了,不能再画了,要中西结合,几千年有什么不好,正因为是几千年了我们更要继承,中国画刚走向成熟你就去抛弃,好多画中国画的连门都没有入就掉头走了,去搞现代艺术,哪只能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是站不住脚的。
       85思潮带来了西方的观念,同样也把西方一些本来就不成熟的一些艺术垃圾带到了中国,那个年代许多的年轻人浮躁,轻狂,蔑视本土艺术,二十年过去了,当现在的艺术家谈到当是无知都会脸红,个人之见理论要因人而宜,因时而宜,因地而宜。对年轻的一辈要扎实的学习传统同时了解别的艺术门类,董其昌早在明代就讲到画分南北宗,南方有南方的标准北方有北方的标准,性格有别,生活习惯有别艺术表现肯定会有差别,现在很普遍的现象是相互诋毁,其实老毛一句话就说了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有什么好争的,你画你的,他画他的,相互学习是要的,千万别把别人贬的一文不值,你在别人眼里又值几文呢?
       中国画的何去何从是个大课题,是要我们共同努力的,但也要顺应自然规律,十年半载是看不出来的,只有在不断的摸索不断的失败和总结中成长。我相信一门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古老艺术是肯定不会消亡的,我们也不要杞人忧天,替古人担忧.
 
4、习画浅见: 
    余学画十余载,个中甘苦自知,想当初自己摸索学习的种种囧事至今难以忘却,现在我通过拜名师,看大家真迹,也了解了一些中国画的基本知识,特别是在研究古今名家的绘画习惯中总结了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在一些公开场合画家是不会轻易道出的,原因可能是他的这些东西被他奉为秘诀之类吧!然而就是这些东西的不言破让多少的学习者走了太多的弯路,浪费了多少的时间,其实也十分的简单:
       一、用笔    很多的学画者多少都有点美术基础,所以把一样东西画出了,画像他好像并不难,难就难在不知如何用笔,画出来的东西没有国画线条的味道,用笔首先是要把毛笔立起来和宣纸形成九十度,然后是大臂带动小臂用肘的活动去使转毛笔,就像磨磨一样。线条自然就是中锋了,如果再注意起收就更好了。还有千万别以为一只毛笔是万能的,像我就有几十只毛笔,各尽其能,表现线条的挺拔就用硬毫,表现水墨就用羊毫、兼毫笔,排除掉毛的缺点外毛笔没有不好的只有不适合你的。
        二 、用墨     很多的大画家都有自己用墨习惯,齐白石用墨十分的讲究,为了体现虾子的晶莹剔透甚至用小勺子在毛笔的根部注入清水,徐悲鸿在画完马后用清水去点马的关节部分以求水墨晕开的效果,黄宾虹就更是用墨的高手了,但是他的用墨和其他的画家有些不一样,他是先让毛笔饱蘸浓墨再舔干毛笔然后把毛笔垂直的在笔洗里点清水作画,其实也没有那么麻烦,但是如果要出现水墨效果的话我建议最好要准备三个碟子,一个盛浓墨,一个盛清水,一个调中墨,画的时候毛笔清洗干净,用毛笔的肚子蘸清水,笔尖蘸浓墨或是中墨,立马出现水墨淋漓的效果。墨汁我现在用的是徽宗墨汁,和老板关系不错都要110元一瓶,还有玄宗墨汁要180元我没有买,墨条用的是120元的铁斋翁油烟墨条,画出来的墨色层次分明,干后不灰。
        三、用纸     千万别以为大师用的纸是普通的宣纸,张大千、李可染、傅抱石等都有自己的专用纸,张大千用的是四川夹江的宣纸,后来就叫大千纸,李可染的用纸大多是安徽泾县的红星特净,傅抱石用的纸大多是温州的皮纸,但是总的一条宣纸刚生产出来是不堪用的,最少要两到三年后才好用,也就是说你不用大千纸是画不出张大千哪爽利的线条来的,你不用李可染的红星特净沉纸是画不出他那层次分明,深沉厚重的感觉来的,傅抱石的抱石皴也只有在皮纸上才能发挥的淋漓尽致的,就是石涛他们当时也是见到老纸就像见到命一样,像范曾、冯大中画八大的画那个不是用的是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老宣纸呀!
       以上总结的只是一些入门的东西,目的是告诉你有时不是你不会画,是你首先就输在材料上,人家小提琴一把100多万美元,你怎么能拉过人家呢?只有材料工具好了你才有可能画得和他一样,不过由于条件不一样,有时好材料也比较难求,但是你也知道自己究竟比大师差在哪里呀!
 
5、风格的形成:
    近年不知是受时风影响还是大师的魅力我之前未发现,现在对以往追求的绘画方向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苍茫、浑厚好象更能表现我的感受,但我的艺术思路尚无定式,平时在生活中支离破碎的感受很多,似乎哪种感受都能成为我的创作母体,对于形成风格特征的符号,我也曾想过,但我理解风格的形成是一种渐变的过程,它是你通过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吸取大师的营养后自然而然形成的,它不是一种固定的图式,但肯定有你自己的独特气质在里面,这种气息是一种感受,而不是图象表现。
 
6、松斋一悟: 
学习艺术“眼高手低”是贯穿一生的状态,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将要达到什么样的层次。但是有时你虽然知道结果怎样,也并不一定现在就去实现,还要按部就班,脚踏实地的去做,就像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人是要步入中年、老年的,并且也知道哪将意识到你的成熟,但是我们不可能马上就像老年人一样去生活,这种少年老成的样子是不真实的。画画也是同样的道理,齐白石、黄宾虹在老年艺术确实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老年所呈现出来的面貌也是最高境界的表现,但是我们在学习的时候去忽视他的过程就将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是得不到二老艺术的真谛的。
 
7、聪明的八大: 
     提起八大山人,我首先想到的是他笔下哪孤傲的鱼和率真的笔墨。从我知道八大时起,就认为他应该是个愤世嫉俗的人,一个对现实社会不满的画家,甚至觉得他笔下的画是在一种癫狂的状态下一挥而就得,确实,他笔下的禽鸟和山水是怪、狂、奇,翻着白眼的鱼和翻着白眼的鸟,我们已经把这当成是八大对社会宣泄愤懑情绪的象征了,但是通过对八大的画的临习和理解我又觉得事实可能未必如此,你想,在一个封建的社会里,一个明朝皇室的的公子,为了生存选择了逃避,剃度为僧,为了避祸甚至装颠装哑,委屈求全,忍辱生存,一派明哲保身的做派,他是不会做出去对抗朝廷抵制社会的事的,他和徐渭是有本质上的区别,徐渭是真颠狂,笔下充满了无序和不满,而你去看看八的作品,你几乎看不到败笔,精致的笔墨、讲究的形式,深邃的立意,一点都看不出来狂躁,反而在气息上有一种“静”和“净”,夸张的造型和看似随意的笔墨正是八大对中国画的极高认识的表现,他没有留下一套完整的理论,不像石涛那样创造出“一画”和“搜尽奇峰打草稿”的万能语,他的精力全部用在经营他笔下的作品中,他那来自传统的带有抽象与象征意味的笔墨符号与画语形式,看似清浅随意却又无法模仿与逾越,一直以来的文人画都对八大的画追慕移写,甚至大多都没有去超越他的意思,因为能用自己的笔墨像样的体现出来就已是十分的不容易了。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