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理论鉴赏 >> 文章内容

继绝学 传薪火--赵良翰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

[日期:2012-08-22]   来源:书画市场  作者:书画市场   阅读:31[字体: ]

继绝学 传薪火

——赵良翰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

 

孙元亮

 

 

赵良翰先生的历史定位

赵良翰[1 9 1 01 9 8 6] 又名赵墨别号北跛生于苏北阜宁卒于南京年是赵良翰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赵老逝世后的廿年中,有关方面曾为他举办过数次遗作展。展览会上自始自终观者如云好评如潮,他被誉“大家”、“国手”,这种盛况在当今的展会中是不多见的。

作为一个已故画家赵良翰对当代美术的意义何在这正是本文要探究的。纵观先生所处的时代和一生的经历,我以在中国写意画优秀传统面临断绝的现实危机面前,自觉地担负起继绝学,传薪火的重任,其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上述论断,决非笔者故作危言耸听之谈,中国写意画的现实状况正是这样。近廿年来写意画大师、名家纷纷谢世,而后继乏人。全国性大展中工笔画作品纷纷夺金争银。而讲究笔情墨趣、气韵生动、能观耐读的写意画作品则是杳如黄鹤、难觅踪影。写意画风的隐退和写意精神的消失已经是一个不争的现实,对于今天中国写意画面临的危机,赵良翰生前早有察觉,因而他自觉地投入到继绝学.传薪火的行动之中。

所谓绝学是指曾经流行如今不传之中式教育它是相对于现在流行的西式教育而言现代西方式教育是以传授知识为其教学重点是一种智行文化而传统教育是以道统作为文化传授的基础是一种德行文化中国的道统文化中经集最初都是从一个原始的的整体中分离出来中国学问的分类虽然也不断繁衍 但不影响全部学问为一有机整体而各门类间则相关相通 无不在之法规并由此决定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结构和顺序 故有道之余为文文之余为诗诗之余为而后之说旧时画家文化积淀之由此可见

中国文化极其讲究品味诗有诗品书有书品画有画品……所有艺术无不以其品位之高低论其优劣言志画为心声”,开口落笔便是者人格情感的真实地流露所以欲求艺品必先求人品品之高低境界是否得故从艺者须养性完善人格与他人及社会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境由形而上衍生虽属形而下亦为系统复杂之高超技艺学艺者既要有学识悟性要肯下苦功磨炼不积数十年修养,岂敢轻言有得

 

二、历史选择了赵良翰先生

研究赵良翰不能避开他的业师吕凤子先生。凤先生和民国时期的那一批杰出人物都是深受中国道统文化影响接受西方知识文明洗礼大学是一位在中国绘画史上承前启后,籍古开今的一代宗师,同时也是一位著名的美术教育家和书法家。

凤先生生活在我国新旧社会交替,东西方文化交融撞击的时期,也是中国写意画的发展在明清达到颠峰之后面临千年未遇地困境之时。二十世纪初的新潮人物纷纷以“落后”、“不科学”、“不讲透视”指责中国画,甚至解放后一度改院校中国画系为彩墨画系。有良知的中国画家必须在理论上和实践上有所建树,拿出业绩才有能力回应其挑战,凤先生成功解决了这个重大课题。他撰写的《中国画法研究》是上世纪前半叶最全面、最精辟地阐述中国写意画艺术规律和民族特色的精典著作。其本人的艺术实践也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凤先生创作的《庐山云》曾获巴黎世界艺术博览会一等奖。这是近百年来美术界为中华民族争得殊荣的第一人,他的作品《四阿罗汉》和《菜农的喜悦》分别获过全国美展一等奖和江苏省美展一等奖。凤先生艺术理论和实践的高度统一使其获“自陈老莲之后三百年来第一人”之美誉。

凤先生终身从事美术教育,可谓桃李满天下。他生前有三个最杰出的弟子:陈松平、张钟萱、赵良翰,他们被当时中美术系国画班同学尊称为“三足鼎”。一代宗师的衣钵本应由这三位弟子来继承,然天有不测,世事难料,陈松平五七年被打成右派后自尽身亡,张钟萱解放后不久因病去世,唯一幸存的赵良翰也是一生坎坷历经磨难。五七年他同样被错划为右派,当年已入选全国美展的作品旋即被撤下。那时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因缺乏花鸟画教师,本欲在赵良翰和张正吟之中选聘一位,由于赵有“问题”而失去了应聘资格。他手中的画笔也被无情剥夺转而改教与自己专业毫不相干的课程。在巨大精神痛苦的摧残下,先生不久被发现身患肠癌,幸而及早手术保全了性命。稍后十年浩劫席卷神州,他被打入“牛棚”又受尽屈辱折磨。一九七二年政局稍许宽松,先生退休回宁。他重新拿起画笔,造访于同道之间,恢复笔墨、切磋画艺、收徒传道,继承已故凤先生学术思想和传播其艺术薪火的重担,就这样历史性地落到了赵良翰的肩头。

凤先生的艺术之道就这样从院校讲堂,流入了闾阎巷陌,终于有传承下去的希望这对中国写意画来讲是不幸中的大幸。因为凤先生的道德、学问和术就是中华绝学在二十世纪的体现

 

三、赵良翰注重人格教育

良翰的艺术教育是把人格教育放在首位。他反复强调“要想学画,先学做人”“要想画品高,首先要人品高”。先生严于律以身作则,身教重于言传。

文革结束后,先生获得平反,并担任了南京市美协副主席,南京市政协常委和南京市书画院特聘画师。他的艺术也声名远扬,画店的订单纷沓而至,而他却常因忙于教学,置画店的订单于不顾。对于赵老的这些处事态度,我们起先只是认为他性格古怪,直至有一天师母当着我们的面催赵老完成画店订单,而先生讲出的一番话才使我们真正了解其良苦用心。他说:“画店订二、三十张画,我往往只画几张,略补家用即可,作商品画和培养年轻人哪个重要我的时间不多了,只能抓紧时间拣最重要的事情做。我最放心不下的是凤先生的艺术思想和技艺能否传承下去,并形成流派。我自己画出一百张好画,不如教出一个好学生,我现在是以一传十教你们,你们再以十传百教别人,这样就可望形成流派,传承下去了。”所以他以最大的热情投入对凤先生艺术理论和技艺的传播之中。平日先生授徒不分文不取,自己还要贴上笔墨纸张,甚至经常因教学过午而留学生吃饭都是常事那时凡有社会团体、学校邀请他去讲课,他都欣然允诺,认真备课,激情演讲,或点评解惑,或挥毫示范,倾其所有无私奉献。在南京市美协花鸟画组、南京大学、南京教育学院、工人文化宫、莫愁湖、玄武湖等场所都留下了他辛勤传播艺术火种的难忘身影。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文革后市美协花鸟画创作组恢复了活动,赵良翰和张正吟当时是市花鸟画组的创始人和老组长。赵先生由于德艺双馨、众望所归,自然成为了市花鸟画组的精神领袖。他能团结各流派的新老画家,而无门户之见,赵老经常和张老一起商量花鸟画组的工作事宜。在最困难的时候,他甚至表示要用自己的钱为花鸟画组租场地搞活动在赵老的直接关心下,市花鸟画组举办的写生、讲座、观摩、展览等各项活动,每年都安排得满满的,画家们的业务水准不断提高,南京市花鸟画创作队伍迅速壮大,她已成为今天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中一支重要的基本队伍。赵良翰先生的优良风范影响了南京一批画家。

上世纪八十年代市场经济的发展促进了艺术的商品化,赵老凭借其高超的艺术功力完全可以像很多画家一样迅速富起来,然而他心不为所动,仍然忙于教学,他居住的“晓楼”是陈旧的危房,夏日西晒身居其中如置身火炉酷热难当。每当我回忆起身患高血压、心脏病的赵老在酷暑的煎熬下张口喘气,艰难地和我们交谈的情景时,脑海里就会浮现出庄子寓言中的一幕:“在骄阳之下,渐渐干涸的车辙中,一条张口喘气的鱼儿在作无助地挣扎……”那正是赵老在现实生活中的写照,他后来重病住院,连输血的八百元钱都拿不出来,相反他把自己可以换取金钱、改善生活的成百上千幅精品佳作都无偿地送给了学生、朋友,还为政府画了大量的礼品画和布置画。他曾对我们说:“我决不把自己的画作为财产留给子女,画要送给懂画和学画的人才能发挥作用。”

在事业和金钱面前,赵老永远重的是事业轻的是金钱。”从而体现了一个老画家的高尚人格。俗话说得好,舍得舍得,“舍”就是“得”。赵老“舍”去了个人的经济利益,而使学生和南京人民“得”到了大量学习的范本和艺术精品。这些民间藏品构成了赵良翰数次遗作展的基本展品,此次为先生百年诞辰展览印制的大型画集是人们学习其高尚艺德和精湛画艺的生动教材。

 

注重理论与实践地结合

先生的绘画理论集传统论之精粹,加以其独到之见解,自成体系是当代中国画理论的瑰宝,这也是赵老授徒的理论基础。他教学的最大特点是把凤先生的理论结合自己实践的体会使之深入浅出通俗化,便于普及推广。笔者根据赵先生课徒和讲学录音整理而成的《赵良翰谈中国画》一书由市美协、文联出版,并在多部论文集和画集中被转载,这些文字资料已成为纪录赵老艺术思想和技艺的珍贵文字教材,为传承凤先生的艺术薪火起着理论指导作用。但是中国画的理论,仅仅从字面上是很难真正理解透彻地学画者须得明师(明白之师,而非名气大之师)口授、心传、示范,加上自己的悟性、方能真有所得。例如什么是“艰难定稿、迅速成画”、什么是“以书入画”、什么是“骨法用笔”、什么是“一笔画”、“线条的情感如何表达”、“怎样才算会用水”;什么又是“惜墨如金”等等,这些问题若不是有“明师”当面讲授分析,并观其示范表演那是不可能真正弄明白的。

师从赵老观其作画,那是学习的最好方法,也是一种艺术享受。例如,他在和我们交谈时,忽然心若有思,即令学生磨墨铺纸,准备动笔,你看他傲然挺立屏气凝神,默言相纸良久,而后从容提笔濡墨,一旦落笔入纸,自始自终笔有朝揖,连绵相属,气脉不断,时而如怒猊扶石,渴骥奔泉,时而如龙驭凤,如云行空,其用笔挥斥八极、力能扛鼎,其用墨淋漓酣畅、五彩焕然,一张画完毕,仿佛那支笔也在纸上打了一趟刚柔相济、松紧自如的内家拳,那枝笔握在手中舔多少墨为宜,沾多少水方好,赵老心中完全有数,他根本不用试笔纸,笔上的墨既无多余也无不足,经常是一张画画完了笔洗中的水基本上还是清的,上面仅飘浮着几缕墨丝而已。再观其完成的画面上,笔吟墨舞、气韵生动,既无废笔,也无败笔,传神达意,莫过于此。而前面所提及的一些写意画法则,你在他的示范过程中全都能找到答案。

 

运用启发式教学法

赵老艺术教育用的是启发式教学法他告诉学生书画同源善画者必善书必以书法入画法”,他根据学生个性推荐字帖并督促指导他常向学生介绍凤先生的艺术思想及古代画论清人方薰的山静居画论常被用来针对学生习作中的问题分析讲述使闻者收益非浅进而引起学生对理论学习的兴趣他曾对我:“太极图是天下最大一张画包罗万象。”我初不能解十年读易再观先生作品方知无处不在易理中亦可解天下之事

他要学生冬天到自然中去看枯树寻找树枝最美的交叉规律待到苦思冥想答案揭晓中国线构成的密诀也尽在于此他要学生多读诗书大谈古人因以诗入画如何处理笔墨画面的事例引导学生去多读诗词以形象思维促进笔墨修养

 

强调全面地基本功训练

赵老非常注重学生的学习方法,并以自己的经历来教育学生,他特别强调全面地基本功训练。他说:“不要认为画家的基本功只是练习笔墨功夫,这样理解太狭隘了。基本功包括手、眼、脑的训练,书法的功力、文学的涵养、人生的磨炼和广博的知识,这才是全面的基本功。”“画家练基本功如同建大厦要打地基,你将来准备盖多高的楼,现在就要打多深、多广的地基,地基不打好,楼盖不了几层就会倒塌。”

赵老教导我们学画要勤奋练习、不讲条件,他说过去我们当学生时买纸都是一令一令的买(一令为五百张),我所用过的纸堆起来可以装满这间屋,由于赵老一生勤奋作画,其功力非常深厚,画路极广,人物、山水、花鸟、工笔、写意无一不能,无一不精,就是身处逆境不能公开作画,他也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悄悄在小纸片上研究构图,利用生物室的标本研究鸟禽的骨骼结构,这为他后来作画构图和画好大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赵老非常注重写生,但他反对一味刻板的摹描,而是要学生通过观察写生对象明白物之理,寻找画之法。他举树之节疤和树身走向之间的关系为例告诉我们必先懂得树上各种形态的节疤是怎样形成的;又如何用笔墨写出来;并要求学生举一反三,触类旁通。他反复强调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要虚心师法造化。

 

注重研究传统

赵老极为注重研究传统,他认为:“不研究透古就不知古人之优劣所在,就不知扬优摒劣,就无法创新,所以立意创新的人,一定要对历史传统进行深入地研究。”他自己在艺术上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其早年师从张书旂,后师法吕凤子,外美内美并重,尤重传神、用笔爽利而又圆浑厚实,因之而得凤先生“腕强力厚”之赞。为进一步拓展画艺,其又法乳徐渭、朱耷、李鱓和吴昌硕。风格渐趋天然苍浑、不事雕饰、臻于无法而法、合清丽与浑厚为一体,融蕴籍与豪放于一身,得雅俗同赏之意趣。如今的画家大多心浮气躁、肯静下心来像先生那样真正做过传统扎实功夫的恐怕不多了。

大胆实践永于创新

赵老的艺术思想是开放的充满了辩证法,他认为:“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古为今用是根本,没有这个根本,洋为中用就是空的。”由于他有了坚实地传统基础,使其在“洋为中用”上显得得心应手,游刃有余。例如他推崇傅抱石的写意山水画,认为傅先生在日本学过水彩画,把西画“强调第一印象”的理念,用到了自己的山水画中获得了成功。他认为写意花鸟画同样也可以强化给人的“第一印象。”所以他的画大气、整体、重点突出,西画中构图的处理、色调的关系也都被他巧妙地借鉴过来,融化于笔墨之中,使之天衣无缝,一派中国气象。

时代的发展要求画家反映过去未曾表现过的新事物,上世纪八十年代雪松和梅花被南京市政府确定为市树市花。雪松古人没有画过,赵老通过观察,借鉴古人画松的方法,创造了雪松的画法。他曾用这种方法画了不少反映市树市花的作品,成为了南京市政府的出访礼品,流传到许多国家。

赵老是创新型画家很多画家上了年纪,有了一定名望就在重复自己,而赵老则不然,他反对画家把自己变成印刷机,所作出的画千篇一律,他要求自己画十张画要有十张不同的情趣,如他画孔雀,有用墨的,也有用粉的;有用淡彩的也有用重彩的,方法不同,情趣各异。他认为:“作画要有生活,要动脑筋,只要立意新、构思奇,笔墨变化多端,就是在创新。”他就是在重病时还对笔者说,“我在病中对自己一生的艺术实践重新进行了审视和反思,有了很多新的想法。如果我的病好了,还能握笔作画,我的画风一定大变。”

 

严于律己 志存高远

赵老是一位谦虚的学者。他告诫学生:“面对自己的作品,不要有‘孩子总是自家的好’地狭隘观念,画家要能站在观众的角度,来冷静审视自己的作品,平时看画展要多注意发现别人作品中的优点,吸取各家之长为我所用,而别人作品中的缺点则要引以为戒。”他多次在学生面前提及亚明先生对其早期作品用笔“尖”的批评,谈了他后来怎样从书法用笔中得到启示,最终解决这个问题的经历,并以此来教育学生要虚心听取意见,认真改正不断提高自己的艺术水准.赵先生对自己的艺术要求极高。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已七十多岁了,南京电视台要给他拍专题片被他谢绝,江苏省美术馆邀请他举办个展,又被他婉拒,理由是自己的作品火侯未到,还不满意,他想再努力几年创作出一批精品佳作到八十岁时搞个“师生联展”。以自己的艺术和教学成果向南京人民汇报。然而苍天无眼,人愿难遂。一九八六年夏赵良翰先生带着未了的心愿离开了这个世界 留给我们无限的思念和遐想……

 

中国画前途未卜赵良翰何日归来

人生苦短,一个人毕生能成就一件大事即可足矣,赵良翰在中国写意画面临生死存亡之际,铁肩担道义继绝学、传薪火,他当年辛勤播撒的火种,正在燃烧,他对写意画作出的贡献,必将永载中国绘画史册。

中国画优秀传统的承有待于一代代人格高尚学识丰厚技艺精湛的传人共同努力才能延续下去中国社会安定经济腾飞政策宽松文化繁荣。振兴民族文化时逢千载良机。然今日画界之现状令人不能乐观传统文化当代人身上皆存在严重缺失问题复兴文化任重道远。人心不古传承?中国画前途未卜“赵良翰”何日归来

 

 

 

 

作者系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 花鸟画研究》主编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