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拍卖市场 >> 文章内容

大名家与小命头

[日期:2012-05-05]   来源:书画市场  作者:书画市场   阅读:16[字体: ]

大名家与小名头

名家书画的认定,仅凭落款和几个权威专家的认同是不够的,而且署名也不一定靠得住。古人绘画大多不署名,经后人评点是某某风格、某某作品,才得以流传下来,因此真假混淆、张冠李戴的事屡有发生,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元大家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假的被乾隆皇帝御览圣裁题为画家真迹,众大臣(级别当在文化部長一级以上)一致题跋颂扬,好不风光,真的反被视为赝品。当今社会,赝品书画充斥市场,按图索骥,防不胜防,无论是古代的苏州片,还是当今市场上常见的伪造近现代名人学者的书法、对联,都是针对某一类特定的书画收藏者而来的。这种伪品往往更具有欺骗性,因为作伪者和收藏家一样,对该书画家进行了细致研究,从他的生活环境、交往圈子到书画风格、题款印鉴都有所了解,在此基础上,针对市场对该书画家作品的需求,进行有目的的仿造。此外,若作伪者长期临仿这一家的书画,熟能生巧,作伪的水平较高,就会令一般的收藏者不易辨别,甚至暂时不了解市场动态的专业人士都会以假当真。笔者认识一位书画爱好者,开公司办实业挣了些钱,终日被一群兜售假画的画贩子哄得团团转,又听不进朋友劝阻,名义上他收藏的书画都是近现代大名家的鸿幅巨制,按现在的市价总在数亿人民帀以上,可因为太假了,连拍卖会也送不进去,守着一堆“名家书画”硬撑,现在已弄得山穷水尽,那些画贩子再也没了影踪。
有一位玩书画的朋友说,他鉴定书画作品的好坏真假,主要靠鼻子嗅,好的作品,仿佛空谷幽兰,清香沁人。坏的作品,就象进入茅坑,腥秽恶心。我不知此言确否,但我知道从书画作品的气韵也许能揣摩出作者的身世处境。大约十年前,我在一次书画集市的地摊上见到一幅画,(见图8-2卖主是一年轻妇女,没有江湖气,操外地口音,可能是生意不好,正准备收摊。当时这幅画是折叠着的,淋漓的墨色透过了纸背引起了我的注意,打开一看是一幅小中堂山水,飞瀑巨石,高峰耸立,施以淡淡赭色;松林兼工带写,远淡近浓,烟岚迷蒙,云天之际,轻墨数点,鸟鸢翻飞盘旋,此番功力,决非常人可为。落款钤周如松篆刻方印。我搜肠刮肚也想不出有这么个人,询问价格,也还公道,但我哪天恰巧身上没带这么多钱,几经商洽,那女摊主见我是真心喜欢,便同意给我,边上一位同来年纪略大的妇女数落说:“他家老头子脾气可倔啦,这种价格,回去要被骂死的。”我有点不好意思,女摊主没有回嘴,抿嘴微微一笑,眉宇之间却透出一缕淡淡的哀愁。几年后,我将此图裱成了立轴,画面更觉精彩,细细欣赏笔墨,笔笔精到,绝无拖泥带水之处,但总觉缺失点什么,反复揣摩,是画面的意境气韵,象负担唱歌,象载枷跳舞,给人压抑憋屈之感,如果画家能冲破这层藩篱,直写胸臆,定是大家手笔。或许是画家的生活坎坷,处境不顺,囿限了他的发挥,于是我想起了女卖主眉宇间那缕淡淡的哀愁。
随着互联网络的发展,资料查询内容多了,通过直接和间接的资料我查到画家为中国美院科班生,师出名门,同学之中不乏名满天下的皎皎者。但他为何会怀才不遇,落魄乡村,靠种田和代课为生,资料中无从查找。有一篇纪念他早年的文章,大意说他人很憨厚,有着一副黝黑而结实的农民身板,是个代课老师,因生活坎坷,孑然一人。画家于2004年去世,年64岁。这样的年纪,在书画界当是臻艺术境界高峰,出顶级作品的最佳年龄。也许是早年生活困顿,使他过早的离开人间。无法想象,一个身处窘境,为稻粱谋的人能画出如此精彩的国画。我收藏的这幅山水画,画于1999年,距他离世不远,当属他的精品之作。所幸的是,画家死后,他的艺术被社会认可,当地政府将他列入已故著名书画家之列。在中国乃至世界绘画史上,画家生前穷困潦倒,身后哀荣无数的例子,俯拾皆是。清末民国年间在上海滩卖画的程璋,在近代绘画史上是一位创新派画家。但当时的画坛被清“四王”的画风所笼罩,大家墨守成规,不敢越雷池一步。而程璋参用西方绘画技法,创新透视画法,结合写生,形象真实,色彩浓丽,构图别致,能在风行画派之外自创新貌。但是却得不到社会的认可,认为程璋的画不是正宗,甚至斥为野狐禅,将其摒弃门外。实质他的画能结合实际生活,富有创造性。笔者曾见过其一幅取自民间吉庆题材的构图,婆娑的绿荫下,攀爬在树枝上的猴子,正凝神盯着一只蜜蜂,寓意“封侯”。画面动静结合,猴子生性好动,此刻却作静态状,眼神里满是探索和好奇,蜜蜂刻画工细,能感觉到它翅膀在震动。此图虽是画家商业应酬之作,但笔墨功夫仍跃然纸上,令人赞叹。(见图8-3
我们看一幅书画作品的好坏,与其提心吊胆去关注是否名家手迹,倒不如索性抛去它的标签,直接鉴赏书画作品本身所传递的气韵伩息,更为可靠,这始能正本清源,达到书画作品应有的作用。因为画不在画家名头大小,而在作品本身精彩不精彩,这才是正解。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