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艺术名家 >> 文章内容

盛文锦艺术简介

[日期:2012-06-29]   来源:书画市场  作者:书画市场   阅读:202[字体: ]

 

盛文锦艺术简介:

1971年1月出生,浙江金华人,现居南京。曾在南京军区三十一军服役,2008年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现为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南京青年美术家协会理事,,南京青年书法家协会会员,南京艺海潮书画院理事.。

 

作品曾入展:

2008年文化部全国首届青年美术家提名展

2008年参加福建省美协第十二回东海浪新人新作展

2009年参加福建省美协第十三回东海浪新人新作展

2012年江苏省美协第四届新人美术作品展(获新人奖)

2012年江苏省文联与美协第二届江苏省农民画展(获优秀奖)

2012年参加江苏省文联工笔画大展

2012年南京文广新局和古岸艺术中心第二届购得艺术节美术作品展

2012年参加南京军区建军85周年美术书法作品展

2012年参加中国书画市场网最具收藏价值画家提名展

2012年参加现代快报艺+美术馆举办的艺术嘉年华

盛文锦作品欣赏

 

盛文锦作品欣赏

 评论文章:

 文采溢书案,锦心赋笔端——盛文锦的山水画印象

文/陈克年

    第一次见到青年画家盛文锦的山水画,是去年南京军区在南京博物院举办的一次规模盛大的展览。他展出了两件大幅的作品,以一种严谨干练的笔法描绘了一种大山大水的崇高与壮阔,直让我震撼与敬佩。后来,在江苏省美协举办的展览上,看到他以一幅《故乡的云》获奖,这件以六幅故乡景物组合的山水,既描绘了画家故乡的风情,也充分表现了画家一种师造化与得心源的能力。因此,我们多了一些交流,后来才知道,我们既是同年出生,又都有从军的经历,在中国美院的学习又有同门之谊。但因为彼此的忙碌,我们后来的交流也并不太多,仅有的几次多半是和朋友一起闲话。不日前的一天,文锦兄特地到我的单位,说想请我写一点批评文字,对于这样的任务,我竟欣然答应,我想,这其中除了一些感情上的因素,我更愿意仔细来品读他笔下的山水,我相信,在他的笔下,会有许多别样的风景与我们共同的期待。
    最近,特别是在看到他的一批写生南京的山水作品后,更是让人欣喜不已,这批作品,不仅鲜活、生动地记下画家对南京的一份深厚感情,同时也以自己的方式体现了一种对生活的感悟。
    中国山水画,及至宋元以后,因了大批文人的参与,因而更多地关注了笔墨及其所附加与衍生的趣味与审美。所以说,笔墨是中国画的灵魂与核心,特别是宋元以后的以笔墨为基本语言的山水,更是把笔墨推到了很高的位置。所以石涛会那样地大声疾呼:“笔墨当随时代。”清人王翬在《清晖画跋》中道 :“画家六法,以气韵生动为要。人人能言之,人人不能得之。全在用笔用墨时夺取造化生气。惟有烟霞丘壑者,心领神会。不然虽毕生抚古法,终隔数层。”看文锦兄的这批画,我们确实为其笔墨所感染,他的每一根线条都充满了书写的特征与意趣,有法度,得自在,这当然有赖于他深厚的书法功底,他一手大千居士的书法,可以说是非常地到位与精彩。据说,在美院学习时,一次他临习了大千的一幅青绿山水,又以大千的书风题款,竟然让中国美院的教授欣喜惊叹不已。当然,书法好与中国绘画中的笔墨还是有区别的。记得我在美院学习时,一位书法非常不错的同学一时就是无法让书法的笔墨“转换”到绘画中去,这一点,文锦似乎表现得不错,这自然也是一种能力的具体体现。另外一点,即是通过笔墨所表现出的一种韵致与格调,所以,古人非常强调“气韵生动”,谢赫在《画品》中更是把“气韵生动”摆在首位,东晋人物画家顾恺之称其为“神”,即是画面形象的精神气质,可见这是一幅作品的全部精神所在,这当然离不开其它方面的综合表现。明人唐志契在《绘画微言》:中道“气韵生动与烟润不同,世人皆指烟润为生动,殊为可笑。盖气者有笔气、有墨气、有色气,而又有气势、有气度、有气机,此间即谓之韵,而生动处则又非韵处可代矣。生者生生不穷,深远难尽。动者动而不板,活泼迎人。皆要可默会而不可名言。如刘褒画《云汉图》见者觉热,又画《北风图》见者觉寒。又如画猫绝鼠,画大士渡海而灭风,画龙点睛飞去,此之谓也。至如烟润不过点墨无痕迹,皴法不生涩而已,且可混而一之哉!”在他的画中,虽然没有那种水墨淋漓的场景,却依然有着一种勃勃生气,无论是静谧的山岚还是流动的云气,或庄重、或浮游,笔墨互为表里,执白守黑,真实酣畅,亲切自然,他以一种细腻而厚重的笔触写出了自家的山水心象,既有着传统山水的高古清幽的笔意,也有着当代人笔下篷勃鲜活的生命力。
    一个画家,在绘画艺术上的某种能力往往是很重要区别于他人的东西,甚至是形成个人语言的很重要的基础,有的人是通过笔墨,比如吴昌硕以书入画,可以说,他是以篆籀入书的线条让他画拉开了与前辈和同侪的距离的;有的人是通过造型结构,比如有“马一角”之称的马远和明人陈洪绶,他们即是以强烈的个性塑造了一种独具审美魅力的艺术语言图式。很简单,我们看到一幅画,首先肯定是外在的大的结构,古人讲:远观有势,近观有质,其实讲究的也即是绘画欣赏的一种规律。所以,很多人会穷一生的心力去经营画面形式,但事实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成功。清人沈宗骞在《芥舟学画编》中说:“布置落落,不事修饰,立意之大者也。平正疏爽,直起直落,笑意之大者也。传写典雅,绝去俚俗,画意之大者也。安顿稳重,波澜老成,局意之大者也。写屋宇,得幽逸之意;写人物,得恬适之意;写渔樵,得托隐之意。写行旅孤帆,必先作间旷山人为主,以见物外闲观之意,加以兴趣高超,笔致流逸,纵不逮古人,亦自嘉人一等。”在文锦的山水中,虽然,我们看到的不少传统构图模式的作品,这些作品中,他更多地关注的是笔墨与一些程式化的东西,当然,我们不能否认这种传统的价值与意义,比如《空山新雨后》等作品,甚至包括《赋溪草堂》《春山隐居》等一些青绿山水,都是相当的纯粹与精到,这一点,已然表明了他对传统经典的深度解读和从容表现,同时也说明文锦兄是能画大画的,对于一个画家来说,我个人以为,能画大画是一种能力,大画不仅是一种画面的大,同时也应体现出一种情感上的阔大与豪迈,否则,可能只是一种简单意义上的堆砌与繁复。其实,我更愿意看到他一些意外新鲜的东西,特别是一些写生作品,虽然画面尺幅不大,但每一幅作品在构图都显示了一种精心,可以说,他是一位非常善于在出其不意处落笔的画家,同时,又能收拾得稳妥自然,让宾主、呼应、虚实、繁简、疏密、藏露、参差等种种关系自然而和谐地留在画面中,比如,有时为了留空,他会让大片的云气在画面中自由漫逸,让画面充满着一种缥缈的诗思,这样的探索与尝试,既丰富了画面,也自然会让我们躁动的灵魂多些沉静与思索。作为一名画家来说,刚过不惑之年的文锦还很年轻,山水画已然有了苍莽而清新、厚重而灵动的艺术个性,这一点是非常可贵的。
    文锦兄性格沉稳,他话语不多,而且也很少有那些高谈阔论或是放浪形骸的举止,但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却很有自己的想法,他从来不是简单的人云亦云,这些性格表现在作品中,就是一贯的严谨与逻辑性,他从来不自以为是的以所谓才情来欺时诓世,总是认认真真地画自己的画,所以,他的画,无论是巨幅作品还是小品,都显得非常地精心与有序。说到底,中国画是中国人内涵精神的外在体现,始终贯穿着中国文化中中正平和的核心精神,因此,作为画家个人的修为与技法的锤炼是同样的重要。我曾经以楼顶的风景来比喻,一个人,站在二楼的时候,是看不到三楼楼顶的风景的,只有置身更高,才能豁然开朗。这一点,文锦兄是非常清醒的,我们期待他进一步全面修炼,在读书、写生、思考的基础上,不断探索,穷原究理,不断丰富自己的笔墨语言,以更加开阔的视野和精深的笔法,画出万里锦绣江山。(作者陈克年系 1971年腊月生,安徽含山人,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南京市书法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委员、南京市青年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南京印社社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

盛文锦作品欣赏

盛文锦作品欣赏

盛文锦作品欣赏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