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篆刻艺术 >> 文章内容

杭州印海钩沉

[日期:2012-06-27]   来源:书画市场  作者:书画市场   阅读:23[字体: ]

 

杭州印海钩沉

 

 

  金越舫

  与潘天寿、傅抱石等顶尖书画界名流一起于1963年参加西泠印社的金越舫,如今社里、社外绝大多数人都不知他是何许人也。当年,金师是以收藏家的身份入社的。他的藏品中,以书画、碑帖、青铜器、铜镜、画像石、古砖瓦等为主,在杭州也算一家。只是他老人家清贫自守,为人淡泊,与外界交往不多,故知之者鲜。

  1971年初,余以韩登安、严纲华之是趋谒高龄86岁之金越舫,谈得十分投缘,以后月必二三往,翌年,唐云要买金师所藏八大山人画的鸭子,由我居中奔走,结果并未谈成。我今日颜所居为千镜斋,全靠金师之教导。

  金师绍兴人而久居杭州,以好古之故,游踪常在苏浙皖间,尤以徽州为最多。所藏明拓《石鼓文》,有皖派两大家(巴慰祖与汪肇隆)之题跋,十分罕见。他青年时代,曾随同里文士学治印,然平生所作不过数钮。我因拟赓续前贤之《印人传》,曾多次恳求他找出旧作印或印稿以便他日撰稿时附为图版,均摇首无以应。10多年后,忽以一印相示。并称:觅之多时,急于箱角得此。“癖茶生”3字白文汉印也,旁边近款,仅“越舫”二字。彼自幼好茶,初号“癖茶生”,80前后改号“煮茶叟”。

  .夏丏尊

  夏丏尊(1886-1946年),原名铸,上虞人。1905年留学日本,学后归国后,先后在浙江两级师范学堂(即杭高)、春晖中学、湖南省第一师范等校任教。1927年,任上海暨南大学中文系主任及开明书店编辑所所长。夏氏一生,教育与文艺并重,成绩斐然,极受人们敬重。

  他之所以改名“丏尊”,据说还有一个故事。他烦厌社会政务,因民国选举时每要提到他,他欺当官的人往往“丏”、“丐”不分,容易成为废票,因改此名以避之。

  夏公于诗词、书法、篆刻修养甚高。然其教文两途声名轰天,篆刻小道为其所掩。他又忙于公务,极少操刀之时,故世间流传印作甚少。当年他在杭高时,校长经子渊、教师李叔同(弘一法师)都是金石书画能手,并有“乐石社”之校内印社之活动,可能还较多治印。

  我收集到的夏公印作,即以当年他为李叔同所刻的“哀公”为最精彩。印文以方拙而纤细的朱文出之,并不多在字法和章法上取巧,而一种淡淡的哀愁喷薄而出,感人至深。两面边款:“息霜丧母以后更名曰哀,有孝思焉。余年前失恃,余痛未已,今刻此印,益页增凄怆。癸丑四月十七夜,丏尊就火作此。”两公均遭丧母之痛,遂有此印之哀也。

  .丘志贞

  丘志贞或作邱志贞,盖历史上两姓系出一家之故。他的青史留名,余在他于1912年就读浙江两级师范学堂(翌年即改为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到1914年,他已是高年级学生了。当时,校长经亨颐以及李叔词、姜丹书、周承德、夏丏尊、堵福铣诸老师都是饱学之士,且多精画书画、篆刻,因而校园中文艺气息浓郁。1913年的西泠印社10年大庆,一定对丘志贞有很大影响。于是,他便向学校倡议(仿照西泠)成立印社。由于天时、地利、人和的巧合,他的倡议竟然引发了乐石社的3年辉煌。

  丘志贞不但在《乐石社社友小传》中,曾有一传,陈玉堂之《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也有收载。更其荣耀的是,李叔同在《乐石社记》中写道:“同学邱子,年少英发。既耽染翰,尤嗜印文。校秦量汉,笃志爱古。遂约同人,集为兹社。树之风声,颜以乐石。”

  经查:丘志贞为该校首届“高师图画手工专修科”学生,在乐石社任书记。1915年卒业离校,到湖州工作,后不知所终。兹发表一方他为李叔同刻的“当湖布衣”,白文汉印,端肃可喜,边款14字,尤属精严。

相关评论